赶稿大魔王_Cro

ε-(´∀`; )哦

叶问同人//叶正/张天志//A.1

其实张天志是个不酗酒不抽烟的好男人。
就拿拉车打拳和做好单亲父亲这三件事来说,敢和他叫板的不是进局子里蹲着了基本就是伤了残了吊着个绷带整天在路上干拿眼睛瞪他。
从前张峰见着人就说他爸爸好,说他功夫好,说他拉车好,说他会变着花样炒鸡蛋炒肉然后把不过三十平米的小屋子收拾的干干净净。
但是最近他不说了。
张天志是有点烦躁的。
从有了这武馆之后他的功夫几乎被所有人认同了,现在就连田老头也会偶尔和和气气的到他这里来坐一会。邻里的女人们总能把收拾干净的门槛再踩脏,除了芝麻饼和焦糖花,她们也会送来刚煮的饺子和熬了几个小时的鸽子汤。那块“正宗咏春”的牌子砸碎了烧了火,但是关于谁是咏春正宗继承人的问题吵了一阵,很快就搁浅在洋人对学校虎视眈眈的新闻之下了。换句话来说,张天志砸碎了牌子,但那狠戾的拳脚和刚硬的人格反倒一瞬间变得让人崇敬起来了。
当然,他的烦躁虽然并不是从这里烧起来的,也脱不了干系了。张峰成了他头疼的关键。以前在路上和饭桌上,两人的谈话内容从学校学什么功课难不难到中午吃的什么木人桩打得怎么样天南地北都得说起来,现在他们的谈话内容像是被塞进了孙悟空给小和尚画的圈,中心就是叶正。
和叶正他爸。
叶问是打咏春打出名的。眉眼温和,面容平淡安静,笑起来有点宠溺温柔。当然他的这种笑容也只给叶正和内人看过,对着老师和街坊,他总是笑的客客气气的,但多少都有点应付的意思。
让张志天来总结,他是个温和的过了头,拳打得很不错,做单亲父亲完全不合格的男人。
叶太太的葬礼那天下了雨,一开始还是小雨,很快整个墓地就扎满了黑色的油伞。叶问没打伞,他把伞遮在太太黑白相框的上面,雨水很快就顺着领子滑进长衫里。等人群差不多散了,张天志远远的看着他背影,看起来带着点无助和颓废的黑色背影,好像很快就能被雨水冲走了。
那时候他没想很多,越过长长的哀悼廊,张志天大步走过去定站在墓碑前面,然后深深地,深深地弯下腰。
雨水顺着他的发丝流下来,在那张刚毅的脸上滑出一道分界线。常年日晒古铜色的皮肤和不修边幅的胡茬。
相框里的叶太太笑的温和甜美,和叶问一样一样的眼脸,让人莫名觉得懊气和耐看。
然后他直起身板,大手越过叶问的肩膀狠狠搂住了他,好像撒手他就得飞走了似的。
“叶问。”
他语气粗犷平静,眼睛平视着前方。
“……”
除了哗哗的大雨,沉默之间他能感觉到被手掌摁住肩膀微弱的挪动。
“……珍惜眼前人。”
















后来他听说叶问在床上病了个把周,去老药铺那里随便抓了几味药去。
无非是几味对着烧热的药,熬了满屋子的中药味,张天志第一次学着给别人煮药换纱还得拿捏着火候。叶问倒是啥也不说,开始还客客气气的摆手,后来看着药过来了就自觉地从床上坐起来,脸上带着那种温和平静的笑容。他的眼睛永远都是搁在张天志身上的,有时候能把他从脚底板到头顶打量个遍。包括他那张涨红了的大黑脸和因为烦躁不堪而连续用勺子敲打碗边的手。
很快张天志就发现这里面的问题了。这问题倒不是出在他身上,而是出在张峰身上。
这小屁猴精不知道啥时候跟叶正成了连体娃娃,刚分开没几分钟就嚷嚷着想。
就像现在在餐桌上。
“师傅。我们饭后去叶叔叔家看看吧。”
“去干吗?”
“叶正说他想和我扔沙包。”
“你功课写完了吗?”
“我拿去叶叔叔家写。"
“木人桩打了吗?”
“去叶叔叔家打。”
“我让你背的——哎你上哪去。”




自产自销。写一点小梗和PWP

[[美队2/Rumlow昏迷梗]]Rollins中心/轻微罗叉向

 房间里有股浓烈的药水味。 

 我不是很确定那是什么药,分辨这种物品比弄清楚火药的种类更加难办。但从器械轻微的颤动声和心率机缓慢的跳动声来看,它应该会对加强心脏功能有点作用。

 不。也许没有。

 床上的人一直躺着,呼吸轻的无法想象,旁边机器上的心跳曲线像是怠工了一样,只是在很冗长的一段时间之后才偶尔的颤动一下。

 相比于很多人说他或者猜测他死亡的说法,我更愿意相信他是睡着了,而且睡得不错。 这样的想法有的时候会让我感到宽慰。要知道队长很少有过如此安静的睡眠,他以前休息的地方大多在集训室或者靶场,姿势也保持着盘腿而坐,配枪绝对不会离开身体半米。当然队长随时都是精力充沛的模样,晨练的队伍里小声的抱怨和哈欠不绝于耳,他跑在队伍旁边,毛茸茸的脑袋融进日光里。尽管他讲的话题差不多都是隔壁金发大胸的妞和黄色笑话,然而小伙子们确实也只对这些东西感兴趣,荷尔蒙很快就让他们清醒过来,声音也很快变成了放肆的大笑和低俗的骂语。

 他确实有这样的本事。

 精湛的枪技和极富技巧的格斗技能不仅仅是他作为队长的本钱,在变着法子整过你之后,却还能嘻嘻哈哈的和你打成一片。他很少会有沉郁的时候,大多数都会用不在乎的笑混过去,偶尔也只是臭骂几声或者揍一顿哪个倒霉鬼。 

 然而这次不同,他接了任务之后似乎就没怎么好过脸色。集训室的门口堆积的烟头和沉默的背影都显得反常。

 出任务的前天晚上我在武器库里检查弹药,他走到门口叫了我一声。

 “Jack.”

 “Captain.”

 我迅速丢下手边的东西站起来,然而他却摆摆手示意我继续工作。

 我能感觉到他在那里停留了很久,没抽烟,也没说话,只是把目光投射过来。 

 那时候我产生了很坏的预感,但。 

 还没有这么糟糕。 

 他从废墟里被抬出来的时候,几个队员站在那里怔了挺久。已经不仅仅是伤口,简直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血肉模糊的身体和脸颊被瓦砾蒙上灰尘,只能从那极为虚弱的心跳里判断他还活着。 

 然后他就一直躺在这里,他以前说他这辈子最不愿意做的就是躺着浪费时间,现在却不得不这么做了。

 没有人愿意告诉我们他的情况是好转还是恶化,所有的档案都被封存起来,他每天注射的液体是早就被撕了标签的,护士也几乎都来的不同。他们似乎还没有放弃进一步的治疗,或者称之为改造更加合适。 “Rollins.” 冰冷的声音迫使我收回视线,点点头示意马上走。

 探望并不在我的行程范围内,今天的集训内容也有不少没做。只是每天晨跑结束的时候我都会绕过医院一圈,权当是给自己增加体能训练。 我提起脚边上的负重,听到了一声轻微的呻吟。

 “Jack?”

 虚弱而遥远。

 嗡的一瞬间血液流回大脑,我迅速背上载重包,背过身几乎是落荒而逃。 身后的一切声音都远了,嘈杂的议论声和匆忙的跑步声从耳边呼啸而过。然而什么也听不清,只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落下了,却又压的喘不过气。

 我并不清楚那是真实的,还是仅仅是幻想。

 很久之后我才感觉到后悔。 

 也为时已晚,第二天那间监护室就空了出来,也没人会说队长被转移到了哪里。

 迎接他的是死亡抑或重生,都与我们无关。只是从此。 再没人提过。 

 关于他的粗劣笑话和沉默背影,也都一并遗忘。

[[三十题-同居]]Logan x Scott

//狼队三十题//投给列表狼//Day2-一起外出购物。


哦你说外出购物。

和金刚狼一起?

我不喜欢开这样的玩笑。

这是Scott接到Charles购物清单之后仅有的几句话。而教授只是在他的座位上温柔的笑笑,眼睛里充满着期待和友好,还有一点Scott分辨不清的情感。

“相信我,没有人能比他拿更多东西了。”

“可是Hank……”

“Hank还有很多工作要进行。另外他今天还有一场演讲。”

“……”他看着数目表上那些飞舞的字母和后面乘上好几百的心惊肉跳,看到一半就觉得头晕眼花没再看下去。小队长非常怀疑自己最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然后他皱着没有犹豫了一会,勉强的应付下来。“我只能去试一试,你知道教授,Logan那家伙可不喜欢出门做这种无聊的事情。”

“哦。这就要靠你了。Scott。”

Scott觉得他最近肯定是做错了什么。

他有点垂头丧气的从教授办公室里走出来,迎面竟然就撞上了急匆匆的金刚狼。

“Hey Logan。”虽然不太喜欢肢体接触,他还是抓了一下对方的手腕。

“En?”Logan停下来,有点惊讶的看看他,又看看他抓着自己的手。“瘦子。我现在很忙。有事下次再说。”

金刚狼先生的语气听起来很不友好。

“听着,我只是想让你帮我个小忙。这是这个周的采购清单,而Hank现在……”没等他说完,金刚狼就一把抢过他手里的单子一眼扫到底,带着怒气的把单子塞到他手里。

“说了我没空。逛超市这种事情别扯上我。”然后他又像发现了什么一样定睛看着单子的最下面几个小字。犹豫了一会抬头盯着Scott,略微舒展了一点眉头。“好吧瘦子,如果你愿意接下来的几天不把车钥匙换地方的话,并且得等我抽完这根烟。”

“……”

虽然金刚狼答应的看起来还挺痛快,可是真正进了超市就没那么好说话了。

“这儿真臭。”

“哪来这么多人。”

“真想把他们都清理干净。”

在Logan几次三番的大声抱怨并且几乎要把爪子伸出来威胁第三个不小心撞到他的人的时候,Scott不得不停下来脚步。

“Logan。我们是在逛超市,不是在打仗。”

“可是这些人真烦。”

“快点买完东西就不用看见他们了。”

“该死的。”

酱油。Logan撞倒了一个人。

盐。Logan朝一对叽叽喳喳的小孩子挥了挥拳头。

油。Logan差点用手肘把一个胖子捣进货箱里。

然后在Logan连续撞倒了两辆购物车并且还气呼呼的想和人打架的时候,Scott先生终于结束了列表上所有的任务。

“我想我们可以走了。”

“可以走了?”

他对Logan这个奇怪的问句有点诧异。于是他耐着性子重复了一遍。

“我们还有东西没买。”

“……有么?”

Logan抱着手臂,好像刚才的怒气一点都没有了,还很认真的看着他。

这让Scott不得不低下头重新认认真真的检查了一遍购物清单,才发现最后还有一行不太一样的字体。

很小的。

看起来是手写的。

#日用品若干。#




Scott接下来一周都没骑车,他的车让Logan骑了。

不过说实话,就算不是那样。

他躺在床上。

要车好像也没什么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