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稿大魔王_Cro

ε-(´∀`; )哦

[[美队2/Rumlow昏迷梗]]Rollins中心/轻微罗叉向

 房间里有股浓烈的药水味。 

 我不是很确定那是什么药,分辨这种物品比弄清楚火药的种类更加难办。但从器械轻微的颤动声和心率机缓慢的跳动声来看,它应该会对加强心脏功能有点作用。

 不。也许没有。

 床上的人一直躺着,呼吸轻的无法想象,旁边机器上的心跳曲线像是怠工了一样,只是在很冗长的一段时间之后才偶尔的颤动一下。

 相比于很多人说他或者猜测他死亡的说法,我更愿意相信他是睡着了,而且睡得不错。 这样的想法有的时候会让我感到宽慰。要知道队长很少有过如此安静的睡眠,他以前休息的地方大多在集训室或者靶场,姿势也保持着盘腿而坐,配枪绝对不会离开身体半米。当然队长随时都是精力充沛的模样,晨练的队伍里小声的抱怨和哈欠不绝于耳,他跑在队伍旁边,毛茸茸的脑袋融进日光里。尽管他讲的话题差不多都是隔壁金发大胸的妞和黄色笑话,然而小伙子们确实也只对这些东西感兴趣,荷尔蒙很快就让他们清醒过来,声音也很快变成了放肆的大笑和低俗的骂语。

 他确实有这样的本事。

 精湛的枪技和极富技巧的格斗技能不仅仅是他作为队长的本钱,在变着法子整过你之后,却还能嘻嘻哈哈的和你打成一片。他很少会有沉郁的时候,大多数都会用不在乎的笑混过去,偶尔也只是臭骂几声或者揍一顿哪个倒霉鬼。 

 然而这次不同,他接了任务之后似乎就没怎么好过脸色。集训室的门口堆积的烟头和沉默的背影都显得反常。

 出任务的前天晚上我在武器库里检查弹药,他走到门口叫了我一声。

 “Jack.”

 “Captain.”

 我迅速丢下手边的东西站起来,然而他却摆摆手示意我继续工作。

 我能感觉到他在那里停留了很久,没抽烟,也没说话,只是把目光投射过来。 

 那时候我产生了很坏的预感,但。 

 还没有这么糟糕。 

 他从废墟里被抬出来的时候,几个队员站在那里怔了挺久。已经不仅仅是伤口,简直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血肉模糊的身体和脸颊被瓦砾蒙上灰尘,只能从那极为虚弱的心跳里判断他还活着。 

 然后他就一直躺在这里,他以前说他这辈子最不愿意做的就是躺着浪费时间,现在却不得不这么做了。

 没有人愿意告诉我们他的情况是好转还是恶化,所有的档案都被封存起来,他每天注射的液体是早就被撕了标签的,护士也几乎都来的不同。他们似乎还没有放弃进一步的治疗,或者称之为改造更加合适。 “Rollins.” 冰冷的声音迫使我收回视线,点点头示意马上走。

 探望并不在我的行程范围内,今天的集训内容也有不少没做。只是每天晨跑结束的时候我都会绕过医院一圈,权当是给自己增加体能训练。 我提起脚边上的负重,听到了一声轻微的呻吟。

 “Jack?”

 虚弱而遥远。

 嗡的一瞬间血液流回大脑,我迅速背上载重包,背过身几乎是落荒而逃。 身后的一切声音都远了,嘈杂的议论声和匆忙的跑步声从耳边呼啸而过。然而什么也听不清,只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落下了,却又压的喘不过气。

 我并不清楚那是真实的,还是仅仅是幻想。

 很久之后我才感觉到后悔。 

 也为时已晚,第二天那间监护室就空了出来,也没人会说队长被转移到了哪里。

 迎接他的是死亡抑或重生,都与我们无关。只是从此。 再没人提过。 

 关于他的粗劣笑话和沉默背影,也都一并遗忘。

评论(1)

热度(28)